以前

  以前有个屎壳郎和一颗屎,它俩都不相互说话,但屎不能行走。于是屎壳郎就推着屎去看风景,他们去看过油菜花,看过夕阳,看过日出。渐渐的屎壳郎慢慢懂得屎的内心,它知道它喜欢油菜花了。于是它每天都推着他去看油菜花,屎每天去看油菜花的时候很开心,屎壳郎带她走的时候,她的内心十分低落。终于有一天屎壳郎把屎送到了油菜花哪里,离开了……。
  屎很开心,每天陪着油菜花看日落、日出。但屎无法说话,什么都不能对油菜花讲。而油菜花也不知道这屎每天在这里干嘛,臭烘烘的。渐渐的屎融化了,想把它内心想表达的东西传递给了油菜花,油菜花只知道屎可能离开了,自己比以前更加的妖艳了。而油菜花每天并不是在看日出、日落,而是默默地注视着不远的野玫瑰……
  野玫瑰很努力的生长着,它想更美丽,然后被带去更加美丽的地方。无论不远处的油菜花如何招手,它并没有注意。野玫瑰很孤独,它身边没有任何同伴和它说说话,所以它每天只能努力的生长来打发时光。有一天一个漂亮的姑娘来到这里,欣赏着美丽的油菜花,呼吸着纯洁的空气。正当她挪步去摘掉油菜花的时候,发现了脚边的野玫瑰,于是她挖掉了野玫瑰带走了……

tag(s): 随笔
show comments · back · home
Edit with markdown